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評審 > 評審趣聞 >  正文 

回顧2002年世界通信財務造假案背后的內部審計經典故事

2016-03-31 | 來源:中國內部審計    人看過
分享到: 
     2002年世界通信利用會計造假虛構的利潤創下世界記錄,這一驚天動地的財務舞弊案到底是如何被發現的?世界通信的財務舞弊既不是由人才、經濟、經費充裕的證券監管部門SEC發現的,也不是由經驗豐富、技術精湛的躋身于“五大”的安達信(AA)發現的,更不是由薪酬豐厚、權厚位重的董事會發現的,而是被世界通信一些牢騷滿腹的高管人員稱作“不自量力、多管閑事”的三個內部審計人員發現的。
        2002年世界通信利用會計造假虛構的利潤創下世界記錄,這一驚天動地的財務舞弊案到底是如何被發現的?這都歸功于內部審計大師敏銳正直的審計精神。請耐心讀下去,追蹤內部審計經典故事。

       世界通信的財務舞弊既不是由人才、經濟、經費充裕的證券監管部門SEC發現的,也不是由經驗豐富、技術精湛的躋身于“五大”的安達信(AA)發現的,更不是由薪酬豐厚、權厚位重的董事會發現的,而是被世界通信一些牢騷滿腹的高管人員稱作“不自量力、多管閑事”的三個內部審計人員發現的。
       揭開世界通信造假黑幕的英雄是辛西亞•庫珀(Cynthia Cooper,世界通信內部審計部副總經理)、哲恩•摩斯(Gene Morse,擅長電腦技術的內部審計師)和格林•史密斯(Glyn Smith,內審部高級經理,辛西亞的助理)。正是這三個內部審計大神不計個人安危,忠于職守,排除困擾,頂住壓力,才將世界通信的舞弊罪行昭示于天下。
       辛西亞•庫珀(以下簡稱辛西亞)出生于世界通信總部所在地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1994年受雇于世界通信的前身LDDS,從事內部審計。辛西亞從基層做起,幾年后升任世界通信內部審計部的副總經理,只有27個工作人員的內部審計部只負責經營績效審計,從事業績評估和預算控制,財務審計不在其工作職責范圍之內,而是外包給安達信。
        辛西亞對世界通信會計處理的疑心源于一次意外的會面。2002年3月初,世界通信無線通信業務的負責人約翰•思圖帕克(John Stupka)拜會了辛西亞•庫珀,向她抱怨蘇利文的一筆會計處理。為了應對電信業不景氣可能產生的壞賬,思圖帕克所在部門按照行業慣例和會計準則的規定,于2001年第三季度計提了4億美元的準備。但蘇利文勒令思圖帕克將這4億美元的壞賬準備沖回,以抬升世界通信對外報告的盈利。思圖帕克擔心這一做法將使其部門在下的一個季度發生大額虧損,但迫于蘇利文的壓力,只得屈從。喜歡刨根問底、倔犟執著的辛西亞就此事致電安達信,但安達信的合伙人肯•艾衛瑞(Ken Avery)粗暴地拒絕了辛西亞的質詢,聲稱他只聽命于蘇利文。被激怒的辛西亞遂下令其下屬哲恩•摩斯(以下簡稱摩斯)徹查到底,并將此事告知了世界通信審計委員會主席馬克斯•波比特(Max Bobbitt)。
        3月6日,審計委員會在華盛頓召開了例會,辛西亞與其頂頭上司蘇利文分別就這4億美元壞賬準備的會計處理作了陳述。在審計委員會的壓力下,蘇利文不得不作出讓步,同意予以更正。第二天,惱羞成怒的蘇利文提醒辛西亞注意自己的職責范圍,警告她以后不得再干預無線電部門的會計處理。
        3月7日,SEC勒令世界通信提供更多的文件資料,以證明2001年度盈利的真實性。SEC提出這項異乎尋常的要求,是因為電信業的不景氣使世界通信的直接競爭對手AT$T一蹶不振,遭客觀存在巨額損失,而世界通信在2001年度仍然報告巨額利潤。這一反差引起了SEC的疑心,并最終導致其在3月12日對世界通信的會計問題展開正式調查。SEC的這些舉動令世界通信高層措手不及,也引起了辛西亞的警覺。特別是,安然事件的曝光和安達信被司法部起訴,使辛西亞對世界通信的會計處理更加擔憂。因此,盡管與蘇利文發生了不愉快的沖突,辛西亞仍毅然決定,將內部審計的范圍由經營績效審計秘密擴張至財務審計,具體工作由摩斯負責。
       5月21日,辛西亞的副手史密斯收到馬克•阿柏特(Mark Abide)一封電子郵件。阿柏特是世界通信在德州一位分管固定資產賬務處理的會計人員,在其電子郵件里,阿柏特附上了當地報紙刊登的一篇文章,披露了世界通信德州分公司的一位雇員因為對一些資本支出賬務處理的恰當性提出質疑而慘遭解雇。阿柏特認為,從內部審計的角度看,這一事件值得深究。史密斯立即將這份電子郵件轉發給辛西亞。這份電子郵件引起了辛西亞的極大興趣,因為自辛西亞決定進行內部財務審計后,摩斯已經帶入對世界通信疑點重重的資本支出項目作了兩個多月的調查。收到這封電子郵件前,摩斯等人已經發現了眾多無法解釋的巨額資本性支出。2001年前三個季度,世界通信對外披露的資本支出中,有20億美元既沒有納入2001年度的資本性支出預算,也沒獲得任何授權。這一嚴重違反內部控制的做法,使辛西亞和摩斯懷疑世界通信可能將經營費用轉作資本支出,以此增加利潤。這封神秘的電子郵件促使辛西亞決定將調離的重點放在資本支出項目。
       辛西亞和史密斯就是這20億美元的資本支出質問財務計劃部主任山基乎•瑟提(Sanjeev Sethi)時,瑟提將其解釋為“預付容量”(Prepaid Capacity)。當被問及“預付容量”的確切涵義以及將“預付容量”作為資本支出的依據時,瑟提表示無可奉告,但不妨詢問世界通信的副總裁兼主計長(Controller)大衛•邁耶斯。
       辛西亞和史密斯不敢貿然直接質問邁耶,而是首先詢問阿柏特,因為阿柏特所在部門也有“預付容量”,也是作為資本支出。詢問的結果是,阿柏特對“預付容量”一無所知,他完全是依照世界通信總賬會計部主任巴福特•耶特斯(BufordYates)的指令進行財務處理的。就在辛西亞和史密斯對“預付容量”這些所謂的資本支出困惑不解的緊要關頭,摩斯的一項重大發現開始使內部審計的調查柳暗花明。
       5月28是下午摩斯從電腦記錄上查出了一筆既沒有原始憑證支持,也缺乏授權簽字的5億美元整的電腦費用。與“預付容量”一樣,這5億美元也被記錄為資本支出。摩斯立即向辛西亞報告這一驚人發現。種種跡象表明,世界通信的高層通過將經營費用轉作資本支出進行了大規模的利潤造假。
        為了獲取世界通信會計造假的直接證據,必須進入世界通信電腦化的會計信息系統調閱相關的會計分錄和憑證。然而,只有經過蘇利文的批準,內部審計部才有資格不受限制地使用世界通信的電腦會計系統。頗有“黑客”風范的摩斯沒有讓辛西亞失望,很快就利用信息部安裝和測試新系統的機會,獲得了自由進出電腦會計系統的方法。鑒于世界通信很多有疑點的資本支出都是由總部化整為零轉嫁至各地分支機構進行記錄。摩斯進行電腦會計系統后,將取證重點鎖定在“內部往來”。“內部往來”發生頻繁,每月大約有35萬筆。有一次,摩斯偷偷下載這些數據時,幾乎癱瘓了服務器,導致信息部緊急關閉電腦會計系統。這一插曲差點使摩斯的“黑客行動”敗露。自此,摩斯只好選擇在夜深人靜時,進入負荷較輕的電腦會計系統。經過一周的加班加點,摩斯成功地收集了世界通信將20億美元經營費用“包裝”成資本支出的直接證據。
       至此,世界通信的會計造假基本上真相大白。摩斯掌握的證據使辛西亞陷入痛苦的思想斗爭中。與其他員工一樣,辛西亞也曾為世界通信的驕人業績深感自豪。辛西亞深知,已掌握的證據足以讓世界通信遭受滅頂之災,這意味著與她朝夕相處的成午上萬的同事將失去生計。值得一提的是,辛西亞再婚后,丈夫留在家里專職照看兩個兒子,她成了家庭的唯一經濟支柱。辛西亞將她的擔憂和苦衷告訴了史密斯和摩斯,他們倆頗有同感。是繼續追查下去,將世界通信整垮,還是點到為止,給世界通信留下一條生活?最后的選擇,成就了內部審計史上經典故事。

專一網
彩票开奖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