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一網 專注財稅金審 服務企業!

專一網

當前位置:首頁 > 金融 > 金融新聞 >  正文 

武漢內澇:做著“十萬年”一遇的工程,等來的卻是“百萬年”一遇的雨

2016-07-09 | 來源:專一網    人看過
分享到: 
    經歷了過去一周暴雨的襲擊,“看海模式”對于深處全國抗洪斗爭的武漢市來說,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句調侃。根據氣象數據顯示,6月30日至7月6日,武漢累計降雨量560 5毫米,突破了武漢自有氣象記錄以來周持續性降水量的最大值。一場全城嚴重內澇、堤防險情叢生的洪水災情已然降臨在武漢。
經歷了過去一周暴雨的襲擊,“看海模式”對于深處全國抗洪斗爭的武漢市來說,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句調侃。根據氣象數據顯示,6月30日至7月6日,武漢累計降雨量560.5毫米,突破了武漢自有氣象記錄以來周持續性降水量的最大值。一場全城嚴重內澇、堤防險情叢生的洪水災情已然降臨在武漢。



年年治澇年年澇

7月7日迎來的強降雨后的晴天,依然不能減退城市嚴重內澇給部分城區居民帶來的“陰霾”。其中,漬水最嚴重的武漢南湖地區部分小區在積水圍困中成為一座“孤島”,小區居民在停水停電斷網中也飽受著煎熬。


據洪山區政府發布的通知稱,南湖地區的水全部消退至少需要6天。對于積水需長時間才能消退的原因,武漢市洪山區水務局排水處表示,目前排水人員只能對高于南湖或平行于南湖的區域進行抽排水,而地勢低的區域面對南湖頂托,將水抽出南湖基本沒有作用,只能重新回流到南湖,目前南湖漬水主要通過南湖連通渠在疏排。

據了解,南湖屬于湯遜湖水系,通過巡司河與長江連通。在非汛期,南湖水位高于長江,雨水進入南湖后,經巡司河自流排入長江。而在汛期,長江水位高于水系內水位時,為避免江水倒灌,巡司河水閘關閉,南湖水只能完全通過16公里外的湯遜湖泵站抽排入長江,該泵站也是整個湯遜湖水系的唯一排水口。目前,湯遜湖泵站已經24小時滿負荷運行,向長江抽排湖水。據介紹湯遜湖泵站24小時能抽排約1200萬立方米的湖水,南湖水位可隨之下降10厘米左右。如南湖水位再下降40厘米,周邊絕大部分區域漬水可得到緩解。

武漢緣何陷入全城嚴重內澇?

據武漢市水務局排水處表示,從排水條件看,武漢歷史上就是一塊沼澤地,地勢很低,排水條件很差;此外,武漢市的排水系統建設標準偏低也是重要原因。不過,除此之外,恐怕南湖新城建設中曾規劃為河湖水系的生態系統為房地產開發讓路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南湖新城大規模開發始于2004年,通過10年時間至2015年已基本開發完畢。華中科技大學教授夏增民提供的2000年9月湖北省地圖院編制的“武漢市交通游覽圖”顯示,南湖雅園、南湖假日小區等多個目前漬水情況嚴重的小區,在該地圖上曾被標示為湖面。

盡管此次“全城看海”主要由短時強降雨導致疏撈能力飽和、積水無處可排的“天災”引發,但在城市版圖快速擴張、工地越來越多的背下,城市建設欠賬多,城市管網設施建設滯后等問題依然存在。

做著“十萬年”一遇的工程,等來的卻是“百萬年”一遇的雨

雨果曾說過:“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驗證一個國家和城市是否發達,一場雨足矣。近年來,城市內澇頻發。汽車“潛水”、市民“看海”屢見不鮮。為何我們的城市“年年防澇年年澇”?

(1)城市排水系統嚴重滯后,設計標準偏低。來自國家防總的數據顯示,目前我國省會以上城市的排水標準一般只有1-2年一遇,其它城市的排水標準更低,與國外發達城市差別大。紐約是10-15年一遇,東京是5-10年一遇,巴黎是5年一遇。

(2)城市盲目擴張,地面滲水力下降。大規模不科學的城市開發建設是內澇災害頻發的重要誘因。城市建設的擴張,使原本具有自然蓄水調洪錯峰功能的洼地、山塘、湖泊、水庫等被人為地填筑破壞或填為它用,降低了雨水的調蓄分流功能。

(3)重地表,輕地下。由于一些地方衡量城市發展、考核干部的標桿更多的是經濟增速,似乎只有高樓林立、街道寬闊、廣場氣派、商業繁榮才是政績,所以當面對花費多,卻看不見、用得 少的城市地下排水系統時,真正下力氣做的便少之又少。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城市地下和地上基礎設施投資比例大概為1:1,然而,據《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 鑒》統計,目前我國用于市政基礎設施的財政性資金僅有4%投入到排水系統維護。

(4)中央對城市地下排水管網的財政投入也嚴重不足。長期以來,城市基礎設施投資主體是地方政府及下屬融資平臺企業。然而,隨著地方政府債務負擔日益沉重,地方政府擴大投資顯得有心無力。

130億元排水設施投資,僅花了40余億元

城市湖泊、洼地、溝塘等是天然的防澇“蓄水容器”,具有調蓄雨水、涵養滲流等調節徑流的作用。武漢為“百湖之城”,城市水域面積約占全市國土面積的 25%,居全國省會城市之首。但在快速城市化背景下,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包括湖泊在內的各類水體不斷被填塞,湖泊的“蓄水池”功能日益弱化。在2013年4月,武漢市啟動了《武漢市中心城區排水設施建設三年攻堅行動計劃》,計劃用三年時間,投資129.85億元,全面提高中心城區排漬能力,基本解決排水突出問題。如今,三年已過,130億元排水設施投資為何沒能緩解武漢內澇狀況也成為民眾關心的焦點。至于為何沒能按時完成計劃?據武漢水務局介紹,是由于征地、建設等原因導致部分重要排水項目建設滯后。目前這項總耗資130億元的投資計劃,只花了40余億元,完成了170余個排水項目。

但錢從何處來依然是個問題。在中心城區排澇計劃資金來源實際操作過程中,中央和地方財政三年累計投入僅30億元,其他133億元資金主要來自于銀行長期貸款、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融資。作為公共產品的城市排水系統,因無法盈利,很難實現預期投資目標。三年建設期的中央資金只有十幾億元,但很多試點提出的建設規模都是百億元以上。主要融資模式是地方投資平臺借債,這導致本應是拉動經濟增長的海綿城市建設,卻增加了地方政府債務。

錢從哪兒來?錢又該如何合理地“花”出去?城市排水系統建設的最大優化又該由誰來保證?這都成為了海綿城市“內澇”的一大心病。看過電影“虎口脫險”的都知道,二戰時期的歐洲城市,上下水管道、煤氣管道、動力電路和通信線路等都集中在一個地下隧洞內,隧洞里人和船都可通行。在隧洞內既方便維修各種管網,又消除了地面短拉線路和隨意開挖路面的現象,還能排泄地面暴雨形成的洪水。試問,啥時候我們國家的城市設計理念也能像這樣更合理化一點?


排行榜

  • 24小時
  • 一周
  • 一月
專一網
彩票开奖代码